Thursday, June 18, 2009

Diary

英国,凌晨一点。家乡,早上八时。父亲应该时在车上听着MyFM,去工厂了。家里人也一样吧。朋友问我多久call家里一次,我说一个礼拜一次。“太少了吧,我天天call叻”。是吗,或许我话不多,一个礼拜打一次刚刚好,问问刚考到license的妹妹有没有撞车之类的。

还记得当时在飞机里坐我隔壁的是一个女生,竟然没问到名字,干。太失败了。

在英国3个礼拜了,刚刚两个礼拜像是在度假,但是时间过得像两个月,可能是想家,还是想kepong的弟兄们,每个礼拜喝茶一次,谈谈国家大事(真的),现在三个礼拜没喝了,很想念roti planta 及teh ais。
到了第三个礼拜时间变回正常,为什么呢,因为assignment来了。好多的东西在脑袋里转。
上课的地点离宿舍很远,坐巴士来回2.8pound,很重皮。当时“买脚车”的念头在转着,因为听说30-40pound就可以买到。怎知找了很久都没有便宜的,打底60pound,有也只有一辆,连脚车店也难找,真的是他妈的liverpool。现在三个礼拜过了,lecturer为了迁就我们,把地点改去比较近的地方,有需要时才去那个遥远的地方。这样算回来,买脚车又好像不划算了。可是朋友已经买了,没办法,做人要有口齿,还是要买。

顺便跟大家说说,在第一个礼拜,有个白痴housemate(脸有察粉的小白脸,干)不知怎么用microwave owen的,竟然把它给炸了(我夸张了),是还能用,可是又很重的焦味。现在兄弟们都很肚烂,肚子烂得要命,在他的食物动了很多手脚。想起来又觉得他有点可怜。接下来三个月应该会很难过。可是我想也该到此为止了吧,也该净化成更好的人了,不然的话三个月下来我的脸会越来越左边。

在liverpool我唯一认同的就是它的夜生活及酒,蛮值得的。可是这样会害死我的一个朋友,他的裤袋迟早会破洞的。

还有什么。。。下次再写。

叶。者

9 comments:

藍空 said...

wahar, 1st ime saw u write in Chinese wo, ha, start the dairy, tat mean everyday also will write?

Hon Mun said...

I see teh ais! roti planta! wuhhoo...

DG said...

everyday ah, no la, got mood sin

杨宝贝 said...

=)

怎样都好,祝你在那边的生活愉快

Shiveeleaves said...

how the hell he bomb gao the microwave.
tell the gang when u are back.haha.

DG said...

sure do haha

Kuntong said...

哇!这篇很好!我喜欢~
good luck

s3n said...

哇!会写华语!

xy7235 said...

My name is Sandra Wong
The person who sat beside you when we're on the way from KL to Abu Dahbi.